您的位置:首页  »  另类小说  »  阿若圣诞节特别篇

    ??「哪,阿远。」

    ※ jkforum.net | JKF捷克论坛

    ??迷蒙沈浮的梦境之中,我听见了似曾相识的声音,那样甜美娇酣,清灵深邃的嗓音。

    ??她呼唤着我的名字,像幽谷空回的靡靡之音,不断的诱惑着我,纵然我还不愿从梦境中醒来。

    ??我的意识在无边无际的深蓝中泅泳,一如悠游自在的远古鱼类,不需空气,也不需阳光。

    ??梦醒了,我的眼皮沈重的像铁块,用尽全力也无法将之提起。

    ??用眼角余光瞟了一眼窗外景色,天空泛着鱼肚白,今天的旭日正在海平面的另一端等待升起,准备唤醒夜都市里沈睡的人们。

    ??我听见屋外传来城市少有的鸡鸣,不知是哪家畜养的鸡只,在黎明到来前忆起了本能,破晓时的鸡鸣声让身处城市丛林中的我,嘴角泛起一丝笑意,带来了愉快的好心情。

    ??我起床开了灯,驱赶了一室幽冥,大大的伸了个懒腰,才想起,在梦中听见的那声呼唤。

    ??阿若睡的正熟,白藕般的臂膀夹着抱枕,鼻息徐徐,脸上犹自挂着笑意。昨晚她忙到很晚才回到我的住处,一身疲累的她,没说什麽话便迳自上床睡了,那时候我还在电脑前赶工最近承接的案子。

    ??我俯身吻了她柔嫩的脸庞,将动作放至最轻,就怕吵醒她的好梦。

    ??进到浴室,打开水龙头,我用双手承接冰凉的清水,洗净脑中的迷糊感。

    ??点起烟,吸进第一口尼古丁之後,我的大脑才开始运作,思考今日的行程与工作。

    ??阿若绕了欧洲一圈回来之後,还是继续回到她的店里工作,日复一日相同的夜生活,和她出国之前没有什麽太大的改变。

    ??几个月过去,我和她的感情更形稳定,一个礼拜之中,总有几天他住我家,或者我住她家。

    ??这一阵子她开始学作台菜,以往阿若只会烹煮些PUB惯常提供的食物,芝士条或者爆米花,我和她常常在厨房里弄得乌烟瘴气满室狼籍,但是那感觉却是再也美好不过的。

    ??大家都说,她变的不一样了,举手投足间自然散发出的温婉,让她变的更迷人,对我来说,曾经隐藏於她内心那一块腐败深处的幽败意志,早在不知不觉间消散无踪。

    ??她变的更笑口常开,就算听我说冷到不行的烂笑话,也能开心好一阵子。

    ??阿若翻了个身,睡梦中无意识的嘤咛惊醒了趴在床边的小不点,牠咕噜噜的叫了一声,看似要爬到阿若身旁撒娇,我连忙将小不点一手抄进怀中。

    ??我对牠低声说:「吵醒她会有很恐怖的事情发生喔,你还是乖乖的继续睡觉吧。」

    ??小不点没有换新名字,纵使牠现在已经是只体重五公斤的大肥猫,阿若还是叫她小不点。

    ??阿若回来之後,小不点像是发现了真正的主人似的,镇日黏在阿若身旁跟进跟出,有时陪阿若去上班,有时会趴在我的脚上陪我工作。

    ??电脑萤幕上的日期显示今天是12/22号,还有两天就是圣诞节,昨晚阿若回家的时候,表情似乎不太对劲,抿着嘴角,像是有心事似的。

    ??我以为是因为工作太累,导致心情沈闷,她进浴室洗完澡後,在我的耳际轻吻了一下,说她要先去睡了。

    ??我没有多问什麽,手边的工作正进行的如火如荼,一时之间还分不开神。

    ??淩晨三点半,我才静悄悄的上床,一觉直至天明。

    ??看了看时间,我苦笑,竟然才睡了三个小时不到。

    ??「嗯……。」阿若悠悠醒转,坐起身子,睡眼惺忪的看着我。

    ??「把你吵醒啦?」我熄灭手中的烟,坐到她的身旁。

    ??「没有,不知怎麽的自然就醒了,头有点痛。」阿若打了个哈欠,侧头靠在我的肩膀上。

    ??我伸手轻轻的揉着她额头两侧,想替她舒缓睡眠不足所带来的疼痛感。

    ??「我好像昨晚有醒过来,不过记不太清楚了。」她说。

    ??「你有叫我吧?」原来梦境中听见的那道声音,是阿若真实的呼唤。

    ??阿若眨眨眼,笑说:「有吗?你睡的跟猪一样,鼾声雷动的,我哪敢叫你啊。」

    ??「乱讲,我才不会打鼾,恐怕你是听见自己的鼾声也说不定。」我从背後搂着她的细腰,在长发的缝细中搜寻她的背颈。

    ??阿若轻轻挣扎,嘻笑着:「好痒喔,一大早就要挑逗我啊。」

    ??「这样你才会清醒啊,不然继续睡个回笼觉吧,那麽早起床什麽事也不能作。」我说。

    ??阿若像是突然想起什麽,啊的一声:「我想起来了,昨晚我有叫你没错。」

    ??「什麽事?」

    ??她漂亮的脸蛋上出现苦恼的表情,「我们店里要办圣诞夜趴。」

    ??「那很好啊!」我提高声调,圣诞夜可是台北夜店的兵家必争之地,各大PUB都推出五花八门的活动刺激来客数,阿若的店当然也不例外。

    ??阿若苦着脸,有点撒娇似的说着:「可是……老板要我扮圣诞老人,店里的员工都得花心思装扮一番。」

    ??「圣诞老人?哈哈哈,那不是很好吗?很应景啊。」在连便利商店员工都戴圣诞帽应景的这个节日,扮个圣诞老人的确不是什麽稀奇的事。

    ??阿若爬下床,到沙发旁打开她的手提包,拿出了一套红通通的服装。

    ??「你看,我的圣诞老人装长这样耶。」

    ??那是一套大红色的无袖背心搭配裙摆缀着白色棉花滚边的红色漆皮迷你裙,还附带两条御寒用红色套手。

    ??「哇塞,红到不行啊。」我眼睛都快花了。

    ??「我都三十岁了,还要穿这样,有点害羞耶。」阿若脸红,扭怩的说着。

    ??我倒是没什麽意见,阿若的好身材无论穿什麽衣服都是鹤立鸡群亮眼非凡的,只不过她想听听我的意见。

    ??我抱着她,在她耳边低声说:「那有什麽关系,没有人规定三十岁就不能穿可爱一点啊,更何况你不说谁看的出来你的年纪。」

    ??「那是骗自己啊。」她扑哧笑出声。

    ??「逢年过节的,就开开心心的办个活动,把大家都找到店里玩不是很好吗。」我提供我的意见。

    ??「对耶,只可惜小雁人在日本,没办法一起过来开Party。」阿若幽幽的说。

    ??小雁的不告而别,是她心中难舍的遗憾,我安慰着她:「东京的圣诞节,肯定过的比我们更热闹的,小雁这样的大美女,我看一天要跑很多摊吧,你就别太过在意罗。」

    ??「很久没有她的消息,不知道她现在过的好不好。」阿若看着窗外,那视线像是要穿越时空般的遥远,不知道身在千里之外的小雁,能否感觉到这一份思念。

    ??24日晚上,东区到处都张灯结彩,五颜六色的灯泡挂满街头,路上满满都是情侣,每一年的这一晚,都是让情人恋情增温的好时刻。

    ??扮成麋鹿的工读生在阿波罗大厦旁发传单,半圆形的小广场上群聚了一些大学生,正等待同伴集合准备到夜店狂欢。

    ??这一晚是台北的不眠之夜,尽管明天还要上班,我们仍然不愿意放弃这个一年只有一次的圣诞夜。

    ??我站在路口等天兵和斩鸡,天兵已是阿若店里的常客,然而斩鸡还未曾去过,这天晚上我邀了他们及各自的女友一同到店里参加聚会。

    ??天兵和米琪准时在九点钟到达集合地点,我和他们打了个招呼,四处张望,没有看见斩鸡的身影。

    ??「你很久没看到斩鸡了吧?」我笑问天兵。

    ??「不是很久啊,我根本已经忘记他长什麽样子了。几年了?有没十年?」天兵大笑说道。

    ??十年,多麽漫长的时间,却只用两个字带过。

    ??天兵和她的小女友紧紧牵着手,两人之间的浓情密意连在站在两公尺外的我都浑身起鸡皮疙瘩。

    ??我看了他两人一眼:「什麽时候结婚?」

    ??「结勒,等你先结婚我就结。」天兵怪叫一声。

    ??「那你可能有得等,我和阿若都是不婚主义的。」

    ??「少死鸭子嘴硬,哪天小孩迸出来就非结不可了。」天兵哼了一声,颇不以为然。

    ??我哈哈大笑,「那可也未必啊。」

    ??「唷,阿远!」我听见斩鸡的声音,他带了一个素为谋面的清秀女孩,在路旁和我打招呼。

    ??「终於到齐啦,什麽时候交的小女朋友,介绍一下吧?」

    ??「这是谁?」他看着天兵疑问了半天。

    ??「我天兵啦。」

    ※ jkforum.net | JKF捷克论坛

    ??斩鸡大惊:「郑士仁?真的假的,哇靠我们几年没见了啊。」

    ??「刚才和阿远在讲,十年有了吧。」

    ??闲聊片刻之後,斩鸡向我们介绍他的小女友:「她是Angel,然後他们是我的好兄弟。」

    ??Angel相当害羞,像我们轻轻点了头,我带着他们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往阿若的店里去。

    ??曾几何时,我会和这一帮人马共同过圣诞节,那麽遥远以前的记忆,那一次圣诞夜的惨剧,十年之後全都成为令人怀念的过去。

    ??阿若的店里早已人声鼎沸,热闹非凡,豆子拿了个牌子站在门口招呼客人。

    ??我左看右看,看不出他扮的是什麽人物。

    ??「阿远你带这麽多人是来砸店是吧?」他见我们五个人排排站在门口,跑过来和我闲扯淡。

    ??「你扮这是什麽?」我问豆子。

    ??他挺起胸口的图腾,还晃了晃头上的羽毛,「印地安版圣诞老人。够酷吧。」他非常得意。

    ??「屁啦,谁看得出来印地安啊,哪里印地安你说说看。」我简直笑翻了,豆子下身还穿篮球裤,只有上身穿着红色的皮衣,挂了个图腾就算印地安人啦。

    ??「好啦,随便啦。」他倒是颇不以为意,并且帮我招呼了後面那不知所措的四个人进店里。

    ??我走进店里的时候他悄悄的在我耳边问:「今天Maggie会不会来?」

    ??「我有发简讯约她,但是你最好别抱太大期望,Maggie可是Party Queen,今晚没忙翻才有鬼。」

    ??「啧。那就没搞头啦。」豆子显的意兴阑珊。

    ??这麽久了,他这个花花公子竟然能够心系一个女生长达半年之久,这倒是我始料未及的事。

    ??店里的音响必然的播放着圣诞歌曲,一首接着一首,十足营造出过节的气氛。

    ??阿若走出来向天兵他们打招呼,今天她挣扎许久,还是决定换上那套火辣的圣诞老人装,变成了一个圣诞辣妹。

    ??短裙下白皙的长腿引人遐想,这样可爱的服装,阿若依旧能够穿出一身性感。

    ??米琪看着阿若大叹:「阿若你今天穿的好美喔,超辣的耶。」

    ??听见米琪的称赞让阿若俏脸飞红:「别损我了啦,超害羞的,你们先进去包厢,等会我送酒过去。」

    ??斩鸡对Angel说:「她是阿远的女友阿若,怎样,就如我所说的是个大美女吧?」

    ??Angel拼命的点头,这个小女生似乎不太能够进入夜生活的雰围,处处都显的十分拘谨。

    ??一屁股坐进我熟悉的位置,我的心情舒畅,在这样特别的夜晚与他们相聚,真是再好不过的一件事。

    ??阿若送来威士忌与Vodka,并且不忘嘱咐我们:「别喝醉喔,我待会过来陪你们喝。等我过来才能喝醉喔。」

    ??「报告是!」天兵倏的站起敬礼,惹的大家哈哈大笑,米琪用力捏了他的大腿:「坐下啦,很丢脸!」

    ??我们在欢乐的气氛中闲聊彼此最近的生活,大家都努力的在这个城市求发展,纵然经济不景气,薪水总是那麽低,还是要努力使每一天都过的精彩。

    ??米琪的酒量并没有我想像中那麽好,才喝了两杯混调Vodka,就红着脸胡言乱语,天兵马上慌了手脚,那模样十分逗趣。

    ??酒过三巡,我和天兵斩鸡互看一眼,不约而同的谈起高中时的往事。

    ??圣诞舞会的那一夜,斩鸡是主办人,而我和天兵没有参与盛会。

    ??「其实我真的不知道阿豪曾经摆过你们一道。」

    ??「他真的蛮过份的,早知道我也不会帮他。」十年之前的严重误会,十年之後说来,竟是那样淡薄。

    ??天兵叹了口气:「往事莫再提,如果没有那一段过去,搞不好我现在还是个老宅男呢。」

    ??「难道你现在就不是宅男喔?」米琪眯着眼睛,用力拉着天兵的耳朵。

    ??「是是是,你说是就是啊,你说我是王八我也认了,别拉那麽大力,耳朵很痛啊。」天兵大声哀嚎,我连忙替他解围,神智不清的米琪用力没有分寸,只怕就要把他的耳朵扯下来。

    ??摆在桌上的手机开始震动,Maggie拨来了电话。

    ??「喂,美女。你要不要来啊?」藉着酒意,我慵懒的问着她。

    ??Maggie噗的笑说:「这不是来了吗,我在门口啊。」

    ??果不其然,店里这麽吵,我还能听见豆子在门口欢声雷动的大叫。

    ??豆子拉着Maggie到我们的包厢,今晚这位美丽的Party Queen穿着黑色露背洋装,大腿边开了高叉,若隐若现的蕾丝网袜让豆子看的两眼发直。

    ??「你们好啊!」Maggie的脸很红,看来是已经跑过一摊约会才到这里,似乎已有三分醉意。

    ??斩鸡赞叹不已,拍着我的肩说:「你很行啊,怎麽都认识这种大美女。」

    ??「哈,羡慕还是嫉妒,Maggie现在没有男朋友啊。但是你已经有女友了,闪边凉快吧。」我哈哈大笑。

    ??Maggie美目闪动,指着斩鸡说:「让我猜猜,你就是斩鸡吧。」

    ??他曾经听我说过这帮好朋友的事,也知道斩鸡在搞剧团,偶尔会到河岸留言进行演唱。

    ??更记忆深刻的是,斩鸡为玲子所写的那一首歌。

    ??那一首,纪念来不及挥洒青春的女孩的悲伤情歌。

    ??「看不清这世界有麽复杂旁徨……。」Maggie轻轻哼着,「我好喜欢这首歌,那时候听了DEMO带,我哭了好久喔。」

    ??曾经参与这个故事的人,有多少能不为玲子的故事动容,这首歌只是一个媒介,是牵动泪腺的思念。

    ??向来狂妄的斩鸡居然也委婉笑着:「让你见笑了,喜欢听我的歌,那是我最大的荣幸。」

    ??Maggie豪气干云的和我们乾杯,共同庆祝在这个愉快的夜里,我们彼此重逢。

    ??忙碌的生活让我们平日难得见到一次面,只能在这种场合,才能看见熟悉的脸孔。

    ??阿若送来几顶圣诞帽给我们戴上,见到Maggie让她开心不已,两位猫一般幽雅的女孩彼此拥抱,给予对方最深的祝福。

    ??「真高兴你今天能来,我帮你准备了一个特别的礼物。」阿若的嘴角闪过一丝顽皮的笑意。

    ??「什麽礼物啊?」有些微醺的Maggie情绪相当亢奋。

    ??阿若拉着Maggie到後头的员工休息室去,过了几分钟,便推了一位与她一般穿着的火辣圣诞女郎登场。

    ??两位穿着养眼的圣诞老人登场,让场内吆喝声不断,将店里的气氛炒热至最高点。

    ??我过了一个难忘的圣诞夜,相逢自是有缘,而在这个小小的城市中,我们难得有缘相逢。

    ??有这麽多好朋友,也许就是一种难得的福气,每个人的眼里,都闪烁着明天会更好的活力,在今晚,我们疯狂畅饮。

    ??过了午夜一点之後,店里的客人逐渐散去,阿若依偎在我的身旁,我们心中都有种甜甜的暖意。

    ??天兵和米琪已经离开,忙碌的天兵没有请假的空间,只能安分守己的回家睡觉。

    ??斩鸡的小女友Angel醉得不成人形,不擅抵抗酒精的小女孩,今晚喝的多了些,斩鸡向我们示意之後,也带了女友离开。

    ??「时候晚了,Maggie也早点回去吧,我看你喝的很醉了。」

    ??Maggie摇摇头,淡淡的说:「没有很醉,谢谢你们找我过来,今天我很开心。」

    ??豆子还是自告奋勇要送她回家,然後惨遭第一百零八次的拒绝。

    ??「豆子,谢谢你的好意。」只不过,这次Maggie给了他一点点不一样的回应。

    ??回到住处之後,我摊在沙发上,今晚喝得太多了些,脑子里像是万虫钻动,麻痒难当。

    ??阿若趴在我的腿上,直嚷着好累,她还穿着那套红通通的圣诞辣妹装,我们俩刚回到家,还没有时间换下。

    ??「走吧,去洗澡。」我抱起阿若,她笑的花枝乱颤:「谁要跟你一起洗啊,臭美耶你。」

    ??我轻轻的吻着她的唇,跌跌撞撞的走进浴室。

    ??旋开莲蓬头,尚未温热的水让我们惊声尖叫,然後笑成一团。

    ??我替她脱去一身疲累,而她温柔的吻着我的胸膛。

    ??阿若与我在适宜的水温之下赤裸相拥,忘我互吻,我细数着她每一寸肌肤的水滴,然後在那柔若无骨之中撷取属於我的温柔。

    ??她的瞳孔湿润,像初绽放的黑色玫瑰,低沈缭绕的吐息引撩着我的情慾,我搂着她的腰,让她与我紧紧贴身。

    ??我们的吻,有带着酒气的火热,那是点燃慾望的最佳引信。

    ??不顾还是浑身湿透,我和阿若回到床上激情的交缠,她的长腿像蟒蛇一般紧紧缠绕着我的腰际,让我几乎窒息。

    ??情慾高涨的她早已湿润无比,在光华绚烂的夜晚,我听见来自天堂的呼吸。

    ??我深信,对於这个将百分之百的自己奉献给我的女孩,我也会以百分之百的灵魂回应。

    ??深夜三点三十分,我和阿若忘却所有,尽情的做爱,比以往更加复杂的快感,或许只存在於这个特别的夜晚。

    ??阿若喘着气,滑溜的腰身颤抖着,闭着眼睛,用全心全灵感受一波波席卷而来的灼热。

    ??她披头散发的哀嚎着,早已分不清楚身上的水珠是遗留的清水,还是蒸腾而出的汗水。

    ??在最难分难解的那一刻,我叫着阿若的名字,倾注我对她无比的爱恋。

    ??我俩深情对望,胸口不停起伏,喘息不已。

    ??深深的一吻。

    ??「我最美的圣诞老人,圣诞快乐。」我说。

    ??那一刻的温柔,令人永生难忘。

    ※ jkforum.net | JKF捷克论坛

    ??「你也圣诞快乐。」她微笑。